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觀點 >會展微訊 >4.0 全域策劃時代領跑會展業
4.0 全域策劃時代領跑會展業
更新時間:2019-12-23 10:23  作者:  點擊次數:44773

會展4.0全域時代

會展策劃經歷了 1.0 的文案策劃時代,步入 2.0的空間策劃時代,以及 3.0 的故事策劃時代,可以說,4.0 的全域策劃時代正在領跑會展業,拓展會展業的邊界。

在全域時代,會展策劃不僅是一個講故事的人,很多情況下,策劃者必須在不同的領域相互跨界,并且扮演不同的角色,為不同的需求創造出新鮮和充滿活力的解決方案。如果會展策劃能夠跳出一個展館、一個會議,或者一場活動的空間束縛,進而通過與其他空間的相互串聯,比如文化旅游空間,公共空間,商業空間……甚至與虛擬空間進行串聯,對整個項目的資源進行規劃調配,并進行框架性的構思和實施,那么會展策劃就進入了全域時代。

會展業搭建需求與發展平臺

會展活動,包括展覽、會議和大型節事活動,對舉辦城市具有多個層面的經濟影響,會展活動作為一種高效率而且無污染的經濟發展模式,對城市發展產生了乘數效應,帶動相關產業發展,包括房產建筑、市場營銷、商品服務等。會展業在自身的發展環節中,培育出了一大批新興產業,如會展旅游業的發展。會展旅游業參加者通常為外來人員,對當地的餐飲、住宿、交通、零售等產業的發展也帶來了巨大的推動作用。除此之外,會展活動還促成了本地產業的貿易,以及由會展活動而帶來了城市形象的提升。

會展經濟作為一種綜合性的產業經濟模式,可以為產業搭建發展的平臺,同時,也為人們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各個方面的需求搭建生活平臺,提供產業化的指導與幫助。一個地方的會展業就是在營銷一座城市,會展專業人員,就是城市運營官的一份子,這是會展業的使命歸宿。

以下三個案例,闡述了會展業在營銷城市過程中,如何與產業,與民眾生活關聯,全局全域思考與策劃,構建創意生活產業。

地理信息小鎮與展館的融合

會展與產業相輔相成,共同構建產業發展的平臺。在構建產業發展平臺過程中,會展業是構建產業平臺的形式、表象和載體,而產業則是構建產業平臺的內容、本質和執行者。會展業通過打造可持續的會展業生態圈,推動重點產業發展,并由此帶動區塊經濟升級,從而服務“城市新中心”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湖州莫干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于 2015 年 9月,經國務院批準升級為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該區由四個產業園構成,城北高新園、智能生態城、地理信息產業園和通用航空產業園。一區四園通過“平臺 + 小鎮”的發展模式,推動產業的集聚發展,如“地理信息小鎮”對應發展“地理信息產業”,“通航智造小鎮”對應“通用航空產業”發展,“高鐵科創小鎮”對應“新型建材產業”發展,“智能汽車小鎮”對應“先進制造裝備產業”發展。

G-Town 地理信息小鎮,其發展模式是“產業、科技、文化、旅游、社區”五位一體融合發展,在小鎮中,集聚阿里巴巴千尋位置、中航遙感衛星、極飛地理等一批涵蓋位置服務、無人駕駛、無人機行業的 150 余家領先企業落戶,引進中科院微波特性測量實驗室、武漢大學技術轉移中心、浙江大學遙感與 GIS 研究中心等一批科技創新載體。地理信息小鎮建設有國內首家地理信息專業展館——德清地理信息小鎮展館和國內首家地理信息領域的眾創空間——地信夢工場,在鳳棲湖湖心島將建設“中國——聯合國地理信息國際論壇”的永久會址。德清地理信息小鎮展館和“中國——聯合國地理信息國際論壇”的永久會址將支撐起地理信息小鎮的格局,進而打造地理信息產業園,驅動地理信息產業的發展。

城市生活節文創與活動融合

近幾年,國內出現了越來越多以“城市生活節”為名的線下市集活動,這些市集活動,推動了城市的文化創意產業。

上海的簡單生活節 (Simple Life),就是集音樂、 美食、娛樂、文創品牌、手工作坊等于一身的復合場景消費的城市生活節。它由李宗盛、張培仁等人策劃發起,自 2006 年 12 月開始,每兩年在臺北的華山文化創意區舉辦一次。簡單生活節集中了音樂舞臺、書友交流、創意集市等幾種業態。除了眾多音樂人的表演,還匯聚了各類創作者、農地上的個體耕耘者、服裝生活制品的設計人員、意見領袖等。從 2014 年十一開始,“簡單生活節”落地上海世博公園,并從以前的兩年一屆改為了一年一屆。

2014 年的上海簡單生活節,上演了內地最大規模的音樂創意生活節,其舞臺規模上要超過以往,包括星空舞臺、大地舞臺、街聲舞臺、微風舞臺四個舞臺,以及純凈市場、果實小巷、私房生活、夢想工坊、草原市集等迷人的展區,還有分享書房的名家論壇,呈現完整的簡單生活節面貌。

2018 年上海簡單生活節舉辦場地從浦東的世博園轉移至浦西徐匯區的西岸營地,時間也從往年的 2-3 天增加至十一假期的 5 天。5 天的簡單生活公園每天都有不同的主題活動。10 月 3-7 日將陸續迎來潮流日、野餐日、浪漫日、幽默日和簡單日五個主題日,除了這些主題日活動外,簡單生活公園內還有“純凈市場”、“私房生活”、“果實樂園”等策展活動,為觀眾帶來除音樂、策展、市集、美食、小書房外更多的“簡單生活體驗”。

簡單生活節不僅僅只是一個音樂的聚會。正如創辦人李宗盛所言,“生活節不是簡單的音樂節,而是一群對生活有想法、有憧憬,并開始專心致志去完成在意事物的人的組合?!逼鋵?,就是 “做喜歡的事情,讓喜歡的事情有價值”。如果你喜歡,可以帶一塊手工香皂、一個手制環保布袋走;也可以只是到“平靜呼吸”區吸吸氧、看看綠色植物;或者到“歌詠收獲”了解一下廚余是如何化成肥料的……“簡單生活節”的主辦方希望簡單生活的理念慢慢被更多人認同。策展人打造生活節,就是為現代都市人打造生活的平臺。

會展業開啟全域策劃時代

進入全域時代的基本特征是,策劃者們的視角更大了,雖然策劃者并不是一位文旅規劃者或城市規劃者,但全域時代的策劃者已經從區域發展的戰略層面對會展項目進行定位,并進行全盤技術性的操作,讓會展活動擁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上海黃浦江兩岸 45 公里的都市文化景觀帶打造,就是全域策劃時代的一個范例。策劃者將城市理解成一個生態體系,將基礎設施的功能與城市的社會文化需求結合,實現黃浦江沿岸的保護性發展,實現沿岸歷史街區的再生價值,最終實現城市空間的更新、城市品牌的打造、城市形象的提升。

上海黃浦江兩岸濱水景觀設計秉持“百年大計、世紀精品”的原則,以黃浦江為共同核心,立足上海城市文化精神,根據各區段的區位、功能及水岸環境,在之前綠地空間彼此分隔的情形下,通過斷點貫通生態廊道來減少斑塊綠地的孤島效應,增強其連接性,提升其生態功能,形成點線面相結合的綠地生態網絡,因地制宜地塑造城市景觀形象,并統一于黃浦江兩岸整體景觀構架之中。

首先,全域策劃時代的策劃者不提倡狹義的建筑規劃設計,而是注重以景觀作為媒介,體現人與建筑、建筑與環境、環境與文化的和諧發展。濱水區景觀規劃要從整體城市空間著手,而不是局限于河流兩岸,應當加強其與開敞空間的連接,形成一個完整的城市開放空間體系;注意保護自然生態環境,減少對形式的過度追求,順應自然生態環境;與此同時,加強親水空間布局,加強公眾參與感。例如,作為增強城市功能和發展能級的重要空間載體,黃浦江兩岸地區成為串聯外灘——陸家嘴地區、世博園區、前灘地區、徐匯濱江等重點區域的發展軸線;初步形成“一軸兩帶三區”的空間格局,優化空間發展格局。

其次,全域策劃時代的策劃者旨在通過景觀加強人們對城市文化空間的感知,強調地域性研究,展示地方特色,重視城市因地制宜,在追求功能與形式美的同時,充分挖掘城市的歷史文脈。例如,在上海黃浦江沿岸協同發展過程中,重現風貌,重塑功能,使得歷史文脈得到保護傳承,對沿江歷史街區、歷史建筑進行保護性更新改造的力度進一步加大。浦東上海船廠、民生文化城,浦西徐匯西岸文化走廊、黃浦老碼頭、楊浦上海國棉十七廠等重點項目有序推進,傳承了上海的城市歷史文脈,提升了濱江地區的文化魅力。

最后,全域策劃時代的策劃者主張從整體性角度來研究,將景觀、建筑、城市各個方面進行整合研究,細分到城市中復雜情況,并將其看成統一整體,強調各組成部分之間的緊密合作,共同發揮作用。例如黃浦江隨著產業升級和城市轉型,黃浦江兩岸地區產業結構定位上已經從過去以交通運輸、倉儲碼頭、工廠企業為主,逐步轉向以金融貿易、文化旅游、生態居住為主,基本實現了由生產型向綜合服務型的功能轉換與定位升級。

突破城市空間和會展功能局限

在全新的時代背景下,城市發展方式正發生著巨大的轉型。會展業的策劃者們以全域策劃者的思維,將城市理解成一個生態體系,將基礎設施的功能與城市的社會文化需求結合,實現黃浦江沿岸的保護性發展,實現沿岸歷史街區的再生價值。

從以上三個方面的案例展示來看,我們可以說,會展從業者們的任務,突破了傳統會議展覽的功能性的局限,重在以打造產業平臺,構建生活場域,推動創意生活產業的發展,肩負著城市空間的更新、城市品牌的打造和城市形象的提升。會展業的跨界發展,空間遼闊、前程遠大,值得我們花畢生的精力來投入。


上一篇: 中國城市與國際會議
下一篇: 年終外貿“政策紅包”來襲:會展人應重點關注!
nana在线观看哔哩哔哩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_japanese色视频在线播放_西瓜网_被强行挤奶吸乳漫画_侵犯强奷高清无码